<cite id="1brnd"></cite>
<var id="1brnd"></var>
<var id="1brnd"><strike id="1brnd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1brnd"></menuitem> <menuitem id="1brnd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1brnd"><dl id="1brnd"><progress id="1brnd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1brnd"></var>
<var id="1brnd"></var>
<var id="1brnd"><video id="1brnd"><listing id="1brnd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<var id="1brnd"></var>
<var id="1brnd"></var>
<cite id="1brnd"><strike id="1brnd"><thead id="1brnd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1brnd"></var>
<var id="1brnd"><strike id="1brnd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1brnd"><video id="1brnd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brnd"></var>
<menuitem id="1brnd"><strike id="1brn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1brnd"><strike id="1brnd"><listing id="1brn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您的位置:新聞中心/董事長專欄
董事長專欄 / THE CHAIRMAN COLUMN

了結大陸樓市的最大心病

作者:尹香武 發布時間:2017-02-08 點擊次數:485

??中國大陸的購房與投資者、房地產人士,內心久久未能解決的最主要的恐懼癥,是日本1992年的崩盤、香港1997年的崩盤。這應該是大陸樓市的最大心病。

??由此導致的燒炭自殺、企業倒閉、職者下崗、百業凋零……從時空上講都還近在眼前、都還近在咫尺,導致大陸的專家與民眾都有深刻的日本和香港恐懼癥。

??聞者足戒,以此為借鑒和警醒是有益的,也正因有這些前車之鑒,大陸的房地產市場才能采取了對應的政策,避免了他們的問題在大陸出現。

??個人認為,作為案例研究是必要的,但要擺脫日本和香港恐懼癥。因為日本與香港當年的情況,與目前大陸的情況完全不同,應該認識清楚。

??當年的亞洲地區,仍處于非常的歷史階段,帶領亞洲的是日本與四小龍地區,處于高水位的地區與人口屈指可數,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大家伙才剛剛啟動。

?? 如果把亞洲比喻成一個庫區,只有日本、香港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度尼西亞、泰國、臺灣這六個地區處于高水位,涉及的人口不多、地域也并不廣。

??而其他的地區則處于低水位。這樣的一個48個水庫組成的大庫區,高水位的水庫少,低水位的水庫多,高水位水庫發生跑冒滴漏的概率就非常大。

??而現在,中國大陸和印度崛起,高水位的水庫數量增多,低水位的水庫數量減少,尤其是水位升高的人口增多,跑冒滴漏就沒那么容易了。

??在低水位的那時候,亞洲仍然屬于資本稀缺。目前的水位,亞洲則已屬于資本泛濫。錢物是需要對應的。這就決定了,當前要發生房地產崩盤,難度不小。

??猶如上述,亞洲地區的領導國家,已從非正常狀態下的規模較小的日本,轉換為規模較大的中國和印度。這必然帶來深刻的財富重整。

??中國和印度強大的人口和經濟規模,具備了極高的效率優勢,成為資金中心、消費中心、生產中心、潮流中心、信息中心……這條件遠比日本要強,有強烈的黑洞吞噬性。

??這種黑洞吞噬性,會將財富重心逐漸轉移到這兩個國家,尤其是缺陷更少的中國。中國大陸接下來的房價,高位站崗也好、繼續上漲也罷,有自己的增值因素,更有財富轉移的因素,甚至于這因素更大。

??也就是說,他們的房地產賺錢了,有一部分的比例,是亞洲地區內甚至國際之間,財富重振有利于中國大陸的因素。

??近幾年,我看見“東京”兩字,往往有“京東”的幻覺。這不是我眼花,而是歷史性的趨勢。按照人口結構和經濟體量,日本變成北京以東的地區是大的趨勢。

? 在下曾經發過一個微博,說中國在十年內,產品質量就會遠超過日本。原因其實很簡單,消費中心、主要市場都在中國,只要中國人具備了中等的制造水平,就會逐漸奪取市場。

??擁有了這么大的市場基數,就有了足夠的市場反饋,就有了調整和改進的機會。而日本人你再精細,當你失去市場,就會連調整和升級的感覺與機會都沒有了,還談什么質量呢?

??日本轉型成為中國的元器件供應者是必然的,將有越來越多的日本最終產品離開我們的生活。其實現在就已經很明顯了,原來離開日本制造我們的生活是不完整的,而現在的日本制造已經越來越少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了。

??未來面對各種情況,解決方案最完備最有經驗的一定是中國的企業,也沒有別的特殊原因,就在于中國企業才有以上機會。這必然帶來強大的財富重整的流動。

??你還要注意的一點就是,日本其實是軍權和幣權受制于人的國家,是沒有完整主權的國家。經濟的大門、貨幣的大門完全洞開,完全受制于美國的利益。

??而中國具有完整的主權,自己的控制能力與穩定性,制定政策的獨立性,維護自己利益的能力,是日本完全無法比擬的。很多國人崇拜日本其實完全沒有必要。

??想想吧,廣島、長崎、福島3次核攻擊,軍權和幣權完全受制于他國,自然災害成為常態,單一民族帶來的純正血統以至于智商逐漸降低,日本的情況遠沒想得那么好,東京房價低于北上深,是正常的。

??對于中國來說,更可喜的是,牢牢的抓住了信息經濟的先機。信息網絡經濟的全球頂級品牌,中國已占據一半。

??由于不但有相當于整個西方的眾多人口,而且語言文字、貨幣、文化統一,發展信息經濟、網絡經濟具有天然的不可匹敵的優勢。在移動經濟領域,最具規模優勢的中國更是成為了超越美國的全球領導者。

??新經濟的條件下,幾個崩潰的浪潮都有利于中國:

??舊有的金融邏輯正在崩塌——互聯網支付其實瓦解了舊有的貨幣權力和國境限制、3d打印和即時制造與世界島復興消滅了期貨邏輯。

??舊有的工業邏輯正在崩塌,比如西方國家積累了上百年的機械制造、汽車制造經驗,有了自動機械化制造,中國人不夠仔細的問題就不再是問題。發展電動新能源汽車、自動駕駛,原有的汽油發動機、變速箱、傳動系統的經驗就會貶值為零,自動駕駛會使得原來的汽車優勢被完全消解。

??中國原有的工業積累很少,擺脫起來非常容易?梢詻]有負擔的發展,新能源汽車、自動駕駛。而西方發達國家,則必須要為此付出包袱的代價。西方國家也要為傳統的貨幣邏輯被消解而付出沉重的代價,中國大陸在這方面也沒有太多的歷史包袱。

??舊有的商業邏輯也在崩塌。有時候想一想,其實現在通過新浪、騰訊、阿里巴巴,中國已經實現了自己的輿論國境、信息國境、經濟國境的極大化,統一中國已經實現了,巨大的“中華網絡聯邦”已然形成。

??未來如果有需要,中國就可以在這些虛擬的網界發行虛擬貨幣,可以在這些虛擬的網界構筑新的商業與貿易流動,完全繞過了舊有的體系。

??總而言之,日本這個國家,和香港這個地區,他們所擁有的優勢,正在快速被消解。而中國大陸的優勢正處于加速的過程中,亞洲地區將從兩百多年的非常狀態,回歸到正常狀態:由更具領導條件與底氣的中國帶領整個亞洲。

?? 亞洲由日本帶領、由四小龍驅動的低水位、低動力的局面也將一去不復返了,曾經出現的菲律賓居于亞洲第二的那一幕,不可能再現了,因為中國已經恢復了經濟本能。

??現在的、仍然快速發展的中國是這樣的:

??? ①工業產值:中國>美國+日本;?
??? ②GDP:中國=世界的17%、中國≥亞洲的1/2、美國+中國≥世界的40%;
??? ③資本:中國已是對外投資的亞軍;
??? ④軍力:中國應已居第二;
??? ⑤人口比例略降:中國=世界的18.6%,人均資本提升;
??? ⑥在高鐵/IT后,大飛機、航空發動機即將突破,工業領域全系居前;
?? ?⑦房地產市場:全球第一,但人均值仍偏低。

??這些出乎你的意料之外?但這就是事實。中國會擁有越來越多的話語權、定價權、定義權,中國的物質、國民和文化,都因此會被額外的賦值。

??這篇用手機口述的馬桶坐文,到這里就結束了,起因是因為昨天有人又在問起這個話題。

??希望本文能夠對你認清楚當年的日本和香港,與現在的中國大陸有何不同帶來幫助。也希望以此為緩解甚至告別沒有必要的日本和香港恐懼癥作出貢獻。

業務咨詢與合作
  • 聯系人:孫琳
  • 電話:13995548877
招聘熱線
  • 聯系人:柯香
  • 電話:18071051890
約稿與采訪活動與交流
  • 聯系人:王玲
  • 電話:17771877114
官网快3